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马会特码总纲诗全年资料 > 请求 >

中科院研究生被高中同学杀害案庭审 凶手请求判他死刑

归档日期:06-06       文本归类:请求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8年6月,中科院信息工程研究所硕士研究生谢雕,身中7刀,倒在学校附近一家餐馆过道里,而杀害他的凶手,是专程从重庆赶来的高中同班同学周凯旋。

  今年5月24日9点半,该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受害方律师姜丽萍讲述,坐在被告席上的周凯旋头发剃得很短,穿一件米色的圆领短袖,整个过程都很镇静,脸上没有太多表情。

  对于外界一直好奇的杀人动机,周凯旋的解释是:2016年的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上,谢雕对他恶语相向,随后这件事一直困扰着他,于是他下决心报复,要对谢雕造成致命伤害。姜丽萍说,周凯旋在最后陈述时称,请求法庭判处他死刑,立即执行。

  姜丽萍说,庭审现场控辩双方对检方起诉指控的周凯旋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辩论重点主要围绕周凯旋的精神鉴定展开。辩方律师请求对周凯旋进行二次精神鉴定。

  据了解,此前北京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总队司法鉴定中心对周凯旋进行了精神鉴定,《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周凯旋诊断为神经症,实施违法行为时无精神病性症状导致的辨认、控制能力障碍,评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2016年寒假的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上,玩狼人杀游戏,谢雕和周凯旋言语激烈,致使周凯旋情绪失控,哭了起来。周凯旋讲述自己一直压力很大,“叔叔生意失败亏了很多钱,姑姑赌博输了很多钱,他们可能会找我家借钱。”随后,谢雕开始对他恶语相向。

  姜丽萍说,有4位他们的高中同学也在证言中回忆了聚会的情况,其中三位同学都不记得聚会时两人发生了矛盾,只有一位同学隐约记得,当晚谢雕对周凯旋有一些调侃和取笑的感觉,两人吵了起来,同学把他们劝开,就都没再说什么。

  据周凯旋供述,聚会之后,他受到了严重刺激,时常想起被谢雕辱骂的事情,甚至影响正常生活,无法集中精神工作,于是在案发前一个月产生了实施报复的想法。

  2018年6月10日,周凯旋只身从重庆前往北京,而作案的工具——一把约20厘米长三叉戟户外匕首,他已经提前在网上下单,快递已经寄到预定酒店旁边的快递站点。周凯旋说,到北京之后他想到作案后自己也活不了了,就在北京闲逛、游玩了两天,6月14日他开始想约谢雕在西单大悦城吃饭,作案,但是对方来不了,他们最后约在了学校附近的一个饭店。

  饭店的监控视频显示,当天下午6:15分,坐在餐桌对面的周凯旋突然起身,将一把匕首插入谢雕左胸,谢雕双手捂住胸口,晃晃悠悠站起来,周凯旋又贴身上前,再次将匕首刺向谢雕颈部。第三次进攻时,谢雕已经倒在过道上,周凯旋走到门口又折回来,弯腰向背部连捅4刀,最后再次刺向颈部,总共7刀。

  据周凯旋供述,作案之后他出饭店往右跑了两三百米,见到商店门口站着一个中年妇女,于是就假装自己受到伤害,让其报警,接着他翻过商店旁边的一堵围墙,躲进了围墙里,随后被警察抓获。

  得知儿子谢雕遇害时,谢中华和妻子正在河北去重庆的高速路上。他是卡车司机,常年在全国各地拉货。当天卡车行至河南许昌,他接到儿子导师打来的电话:“谢雕发生事情,受了伤,你赶紧到北京。”谢中华追问,发生什么事,儿子在哪个医院,对方一直不肯说,谢中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刻从最近的出口下高速,将车停到一家停车场,就往北京赶。

  途中,他又拨通儿子导师的电话,“谢雕是不是没了?”对方很久才说出了一个“嗯”字,然后就泣不成声。谢中华和妻子一路痛哭,凌晨赶到了北京,在法医解剖室看到了浑身伤口的儿子。

  随后,谢中华得知凶手是儿子的高中同班同学周凯旋,他怎么也想不通究竟哪儿出了错。在他印象里,他们家曾谈论过两次周凯旋。一次是高中时,儿子和周凯旋到县城买寝室用具,儿子曾带他到家里吃饭。周凯旋从进门到离开都显得很冷漠,不仅没有问候和道谢,甚至给他夹菜他也不说话。谢雕的妈妈对此很不理解,事后对儿子说,周凯旋太没礼貌,没必要和他交往。

  另一次是,2016年那场高中同学聚会后,谢雕回家后向家人讲过周凯旋的现状。谢雕说,周凯旋在大学里因为打游戏挂科,直接读研的机会被取消,生活开始堕落,他想鼓励周像自己一样,通过考试再上研究生,但是周却不高兴。谢中华记得,他当时还劝过儿子,对方可能最近心情不好,之后会想通的,这事不必放在心上。

  去年,红星新闻曾报道,谢雕和周凯旋同在垫江中学读高中,两人学习成绩名列前茅,都是垫江中学的优秀毕业生。高中毕业,谢雕先考上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又在2016年考取中国科学院大学的硕士研究生,而周凯旋入读四川大学两三个月后,因为对专业不满意,选择复读,第二年考上西安交通大学。

  本科毕业后,周凯旋先到南京一家软件公司工作,因为经常出差,他无法适应就辞职回家考公务员了,后来公务员也没有考上。在谢中华看来,这或许是导致其心态扭曲的原因之一。因为谢中华始终不相信,那次聚会上的一点不愉快,会给儿子带来杀身之祸。

  刚开始的几个月谢中华和妻子很少出门,每天翻看儿子小时候的照片,有时候看着看着,两人就抱头痛哭。夜里,不是哭醒就是被噩梦惊醒。谢中华总是梦到儿子遇害的场景,一个人拿着匕首挥舞过来,但是怎么也看不清儿子的身影。为了在梦里看清楚儿子,谢中华试过睡在儿子的床上,甚至抱着儿子的遗像入睡。

  谢中华的妻子一想儿子,就会打开微信和儿子聊天。聊家人对他的思念,聊案件遇到的困难,有时逢年过节还会给他发一个红包,即使永远没有回应,她还是会写长长的一串字“儿啊,没有你的日子已经半年了,妈妈像过了一个人生”“雕儿,妈妈没有快乐了”“雕儿,没有你的日子我们这家不像家了”,几乎每一条信息都会出现哭泣的表情。

  在谢中华心中,谢雕一直是一个学习上勤奋自律,生活上善良正直的人。小时候,谢中华和妻子要么在外打工,要么四处跑车,谢雕跟着外婆长大,学习方面从来不需要大人操心。他们居住的老小区没有物业,假期回家,谢雕每次打扫卫生总是要把所有楼梯打扫一遍。他还很喜欢小动物,在街上遇到流浪狗,总是要拿东西去喂。

  如果谢雕不出事,今年将会毕业,按照规划他会找一份人工智能相关的工作。他曾打算继续读博士,但是觉得家庭条件急需改善,就想着先工作。谢中华说,出事前,谢雕曾到一个公司面试过人工智能方面相关职位,对方开出的年薪是50万。

  2018年春节,谢中华准备买一辆便宜的汽车,谢雕告诉父亲不要着急,再等一年,等他工作后给他补贴钱,买一辆好一点的。“你们好好保重身体,多活些年岁,好好享享我的福。”过完年返校时,谢雕对父母说。

  如今,谢中华一想起儿子的承诺就忍不住落泪,这些关于家庭的幸福承诺,被一把匕首戳破了。

本文链接:http://pachabali.com/qingqiu/184.html